Jessica?Svendsen?知名女設計師,生于美國猶他州(Utah),2013年畢業于耶魯大學平面設計專業,獲得碩士學位,同年加入?Pentagram(五星設計聯盟),擔任?Michael?Bierut(設計大師,Pentagram?合伙人)助理,2014年開始在美國最著名的設計院校之一:帕森設計學院(Parsons?The?New?School?for?Design)任教。她的作品多次在D?&?AD,ADC,TDC,One?Show?等比賽中獲得獎項。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當初是什么樣的原因,讓你想成為一名平面設計師的?能不能跟我們簡要介紹一下這段旅程……
我是一名耶魯大學的肄業生。那時有許多地方的地下室里,有些“全副武裝”的凸版印刷工作室。于是在我第一個秋季學期的時候,我參加了其中一所工作室的演示活動。我馬上就被那種神奇的過程俘獲了。當我一個字母一個字母擺弄出整套字體的時候,我開始慢慢理解文字與視覺中的相互關系。我發現文字的形式不僅能夠表達出其內在的含義,而且能夠創造出新的含義。

作為一名英語專業的學生,我對現代主義文學進行了主要的學習,因為這些作者喜歡用視覺符號加深自己與讀者間的距離感?,F代主義作家喜歡把字體、構成甚至是正本書的裝幀設計都當做自己敘事的一部分。但是這些與視覺與文字有關的先入為主的觀念,也進一步延伸到了我的其它學術理論中來。大四寫論文的時候,我把卡拉·沃克(Kara?Walker)的剪影作品與托妮·莫里森(Toni?Morrison)的詩歌放在一起,并且花了大量時間來研究它們。在一次有關伍爾芙(Virginia?Woolf)的研討會上,我對她在霍加斯出版社期間擔任排字工人時的角色進行了一番研究。但是在大學里,設計對我來說仍然只是一種附屬的愛好罷了。雖然我也曾經為很多院系和學生團體設計過一些作品,但直到最后一年,我才終于接觸到那種真正的設計課程。離開學校之后,我作為自由職業者度過了一年的光景,然后馬上參加了耶魯大學藝術學院平面設計專業的藝術碩士課程。

碩士課程結束后不到一周,我搬去紐約,并且加入了?Pentagram??。在那里,我開始作為一名設計師,跟隨合伙人?Michael?Bierut(設計大師,Pentagram?合伙人)一起工作。如今,我已經在那里度過了兩年的時光。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能不能跟我們講一講你的設計過程?
我的設計過程取決于內容,所以我非??释鎸δ切┠軌驖M足自己對內容的貪欲的工作。在這些工作中,設計變成了一種闡釋。它對內容展開分析,提取出想法或概念,然后把它們視覺化。在我不斷被那些具有或容易讓人聯想到豐富內涵的作品吸引的過程中,我終于臣服在字體藝術與視覺形態所特有的情感特質中。

最近這段時間,有沒有什么人或什么東西改變了你對平面設計的看法?
在過去的兩年里,有很多設計師讓我對設計有過新的認識:比如?Michael?如何把字體和設計視作一種感性的媒介,如何讓設計超越平庸,以及對學校里各種不切實際的教學所做過的精彩論述;Peter?Mendelsund?如何在無盡的創意海洋中對于內容的優先處理性;還有人為現代主義過于定性,缺少摩擦并且“毋庸置疑的十分平庸”的?Richard?Turley。

去年夏天,我還見到了藝術家?Amie?Siegel?最近的電影——《起源》(Provenance),并且改變了我對于設計實踐的格局看法。影片從相反的方向,記錄了標準化現代主義家具的全球交易。片中沒有任何解說及文字。相反,Siegel?通過一系列慢速拍攝的鏡頭與精心剪接的畫面,編織出一個精彩的故事。這讓我感覺到作為一名字體設計師的自己,越來越喜歡幻想在只有單純畫面的環境中工作。當我完全用照片、影片和空間的形式來表達作品的時候,就會受到更多的驅使和挑戰?!镀鹪础罚≒rovenance)打開了一扇通向另一條設計道路的窗戶,一條通過且僅通過圖像來表達敘事、討論以及爭辯的道路。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你認為自己最擅長的本領是什么?在過去這些年里,你又是怎樣不斷對它進行打磨的?
挑水果,特別是芒果,鱷梨和西瓜。都是常年與食物打交道鍛煉出來的。

你如何看待設計中的“精”與“通”?
如今仍然有很多比較專業的設計師,在一些特定的范圍內從事設計。從字體設計師到刻寫師,從雜志設計到包裝,類型多種多樣。從某種程度上來說,“精”能夠帶動“通”,但我想可以說,如今只有站在行業頂尖的那些專精設計師們,才能獲得足夠的經濟效益,并且不斷地堅持下去。另一方面,對于那些“通才”們來說,他們能夠很快地適應各種新的技術,能夠把他們的想法以視覺的方式在不同的媒介上展現出來。他們是設計師,同時也是程序員,電影制作人,絲網印刷工,策略家,以及建筑師等等。他們喜歡自己創造項目,發現和解決問題,并且永遠具有一顆永不滿足的好奇心。

這些“通才”們正在模糊和融合平面設計的邊界。與其它媒介不同,設計能夠為人們提供更為廣泛的職業選擇。如果把設計當作一種終身職業,我會把它看作是一個不斷變形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設計師能夠學會使用新的工具和制作方法,我想這就是設計不斷驅使我并終將會對我有所回報的終極原因。

你覺得網絡資源對于如今的設計作品帶來了哪些影響?
博客和其它網絡資源的存在,使得人們對于設計的欣賞,討論與分析變得更加易如反掌。從某種程度來說,設計在網上傳播的方式,使得各種設計年鑒、協會甚至是會議變得不復存在。然而對圖片及設計課程來說,這種在網上傳播的方式卻讓設計看上去變得越來越雷同起來。在表現形式上,這些作品也許看上去得到了改良,但這種趨同性卻讓設計師在設計作品時越來越追求穩妥,放不開手腳,其結果也往往不會帶來任何驚喜,甚至令人覺得無聊。這些資源一味地追求別人的風格,相比之下,大多數作品可以討論或進行評判的空間出奇的狹小,很少有內容能夠用更為宏大的思想引起更大范圍的討論。

現在的網絡設計社區已經把對于設計的盲目迷戀推向了一種令人無法忍受的程度,我們甚至已經有了這種利用眾籌模式來重新印制標準手冊或是電視廣告來進行品牌重塑的情況。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最近有沒有什么特別令你著迷的東西,如果有的話,它們又是怎樣融入進你的作品之中的?
今年春天的時候,我去過兩次舊金山,每次我都被那里的一些小公園迷住了。多虧了城市設計的功勞,這些小巧的空間從人行道上延伸出來,占據了整個停車道。路人們可以隨時隨地的坐在里面。與其它戶外公共空間不同,流連再也不僅僅只是局限在鄰里之間。根據某一條街道或住區的不同,這些小公園在材料、座椅和環境上的選擇與設計也不相同。

當然我也承認,我對于建筑有一種特別的情愫,我幻想著有朝一日能夠設計一處小型的空間——咖啡店,住宅或者就這樣的小公園。

除了工作以外,你還有哪些業余愛好?
我自小在猶他州(Utah)長大,所以到了冬天的時候,我比較喜歡滑雪。

你生活中有沒有什么迷信的想法和習慣?
我害怕走在地鐵的通風口上,害怕從地窖的門里穿過。雖然通風口什么的突然坍塌從情理上來講不太可能,但我總會在地鐵里萌生出這樣那樣的各種故事,我的恐懼讓看似平常的紐約生活變得?“危機四伏”。

你認為講得最有道理、并且時常贈送給別人的忠告是什么?
我是個現代主義者,但我也是個心神不安的瑞士人,如果你知道我在說什么?!薄蔓悹?庫柏(Muriel?Cooper)。
“我的興趣在于瑕疵與不完美,在于詭異,瘋狂,以及不可確定。這才是我們真正關注的東西?!薄喜?卡爾曼(Tibor?Kalman)。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 ? ? ? ? ? ? ? ? ? ? ? ? 蘇州vi設計—蘇州畫冊設計—蘇州廣告制作—蘇州廣告設計—蘇州logo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