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田中?一光(たなか?いっこう、本名:たなか?かずあき,Ikko?Tanaka,1930年1月13日?–?2002年1月10日),日本奈良県奈良市人,終身未婚。

他是20世紀日本廣告、設計、品牌行業最重要、最杰出的人物之一,其個人成就對日本現代廣告、設計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著名建筑師,1995年普利茲克獎得主安藤忠雄(あんどうただおAndou?Tadao,1941年9月13日-)曾經撰文這樣描述田中一光:「田中一光先生不斷思索如何讓日本的傳統文化存活于現代社會,透過自己的作品,追求日本精神性美的傳統,一路摸索新文化與未來設計的可能性,超越平面設計的分野,不斷質疑豐富的生活的真意到底是什么,其作品就是解答?!?/p>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無印良品MUJI?始創成員,創意總監,顧問委員會成員之一小池一子用「設計的前后左右」來詮釋田中一光的成就:「前」是他所洞察的未來,「后」是他繼承了日本的古典與市民文化,「左右」則是他與同時代藝術家、企業的合作,以及引領的東西文化交流。?「設計的前后左右」是田中一光于1995年出版的文集的書名,田中一光所說的「設計的前后左右」固然包括設計與空間的關系,主要談的是設計與人類生活的環境,他在書末后記書寫著:「地球資源的枯竭、環境污染、交通和都市的問題、產業與生活的廢棄物,以及社會福利與高齡化社會問題等,過去設計所追求的富裕生活,制造堆積如山的課題。在這樣的時代,設計如果無法形成干預的概念,對人類、對設計,受難的時代都將來臨?!?/p>

最廣為人知的是,田中?一光?作為?無印良品?MUJI?創始人之一,他對?無印良品?MUJI?的影響至今然仍深遠。無印良品MUJI?最早為1980年日本西友公司的自有品牌,提案來自日本季節集團(セゾングループ,Saison?Group)創始人堤清二和其友人設計師田中一光,以對抗既有的“品牌”為主要概念[4]。當時1980年代初期的日本設計界中,最主流的是以視覺強化品牌識別,并透過有效的裝飾來加強品牌區隔,但時任西友株式會社總裁的堤清二卻覺得市場過于色彩喧囂,而提出了“反品牌”的想法。他找來了幾位知名的設計師好友如田中一光、小池一子、天野勝和杉本貫志開會溝通想法,最后在西友百貨當中,開設了“無印良品”,一開始只有9種家用品、和31種食品。當時品牌由文案家?日暮真三?和?田中一光?使用英文“無品牌的商品”的日文發音直譯“ノーブランドグッズ”命名。最初的宣傳標語“有理由的便宜”(わけあって安い)則由?小池一子?提出。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田中?一光?的設計不限于廣告和平面,他對也參與實驗性質的戲劇與出版,無論案子大小,傾全力制作傳單、節目單,并熱中于雜志制作。他曾說:「我喜歡書,不管是雜志還是單行本,不光是封面裝幀,包括其中內部,也就是擔任藝術指導,都能讓我興奮地整個投入?!苟O計生涯的主題――文字設計術,就充分發揮出文字的力量,不僅日文,排列組合西方文字與日文做為封面主角,構筑了田中一光書籍的杰出地位。由于雜志具備專門性與時代尖端的先見性,田中一光十分醉心于雜志工作,他在《別冊太陽》的「琳派百圖」專輯中,除了擔任美術構成,更親自執筆。他將小報《流行通信》變身為時尚雜志,用縱排與橫排的文字創意構成雙封面的《縱組橫組》(たて組ヨコ組),擔任《approach》雜志藝術指導近40年直至去世,田中一光的才華在雜志世界光芒四射。

小池一子說:「田中一光是一位具備旺盛好奇心與審美眼光的優秀人才。他身懷各種領域的才能,這是實際交流的結果。這些書籍也是他展現社交才華,用真心與人搏感情,而進一步綻放的光輝。田中一光與京都市立美術專門學校(現京都市立藝術大學)時期的同學粟辻博是莫逆之交,他欣賞八木一夫的前衛精神,對龜倉雄策、原弘等平面設計前輩極為推崇。與三宅一生、艾爾文.潘(Irving?Penn)合作的三角關系,成為那個時代最具代表性的完美組合?!剐〕匾蛔油嘎?,田中一光自學生時代就非常崇拜早川良雄,曾趁深夜到車站偷早川設計的海報。?「具體」美術團體的吉原治良則發掘剛出道的田中一光設計海報,告訴他:「絕對不可以模仿!」吉原治良和早川良雄都是田中一光設計生涯中最具影響力的人物。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文字是平面設計的要素中,田中一光特別重視并探索不懈的項目。?1960至1970年代,賀伯.魯巴林(Herb?Lubalin)在紐約開啟美國文字編排設計的盛世,文字從此自輔佐的角色躍為設計的中心??娎眨悸蹇寺↗osef?Müller-Brockmann)在瑞士主張的「新圖案」(die?neue?Graphic)風靡流行,知性的文字編排從此確立了獨立的地位。青年時代的田中一光受到這股風潮影響,為日本設計界注入新思想。他從手寫開始,鉆研活版字型與照像排版的組合,思索獨特品格的文字,并創造「光朝」字體。

1950年代起,印刷從鉛字活版轉型為照相排版,70年代大量新字體誕生,田中一光曾以「明石」、「龍明」等為主題制作海報。他為研究古代文字曾遠赴埃及、希臘、土耳其等國家考察,并在中國再度認識到漢字的魅力。受到優雅的義大利博多尼字體(Bodoni)啟發,田中一光設計的明體字「光朝」端莊典雅,是他致力將文字做為設計主題的一大成就。?「光朝」以明體為基礎,參考巖田活版母型的初號(最大級數)活字,縱筆粗厚有力,橫筆纖細輕盈,橫線收筆部分的三角形光芒般銳利。開始時他根據工作需求,一口氣畫了五百字以上,后來森澤(Morisawa)字型公司提供協助擴充到六千字規模。

關于文字選用,田中一光曾說必須「不僅用眼睛看,要用指尖摸?!惯@種文字設計才能產生具有實在感與觸感的裝幀術。田中一光運用文字使裝幀散發端麗的氣質,讓人重新折服于日本的文字之美。?「點子可以用直覺決定,但是文字設計所花的時間,感覺好像一直活在書中?!顾囍瑫r使用活版字型與照相排版,《第八回產經觀世能》的節目單封面,將小級數的照相排版放大,產生出斷裂與撕痕般燒紙的調子,陶醉于這種細微的偏差。?《第九回產經觀世能》海報則追求活字印壓的感覺,將初號活字放大,突顯油墨印染的痕跡。這些配合特性的調整技法,都是令人回味的田中流文字。

「字如其人」,手寫的文字則可直接反映出心情和精力,田中一光認為筆的誠實雖然恐怖,無從欺瞞的表現正是魅力所在。他形容自己的書法字為惡筆,反倒利用這種劣等感,從墨在紙上的渲染與刷痕中,追求毫無做作的美感。田中一光所有的設計都是手工做出來的,「光朝」字體如此,晚年的墨戲則超越文字,升華至藝術境界。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田中一光經手過許多向海外介紹日本的設計案,屢屢讓人留下深刻印象。例如1974年于華盛頓州舉辦的國際環境博覽會中,應邀設計《米的一生》(The?Rice?Cycle)專冊,介紹日本以米為主食的文化。?1979年為阿斯本國際設計會議(Aspen?Design?Summit)所做的《日本色葉歌》(The?I-Ro-Ha?of?Japan),將日本生活圖案點綴于色葉歌的48個假名文字之間。?1981到1992年間發行的《馬自達文化志》(Mazda?Culture?Book),推廣汽車公司企業形象,每期主題均表現出令人印象深刻的日本文化特質。?1980年倫敦維多利亞與亞伯特博物館舉辦日本展,更應館長之邀設計展覽專冊《日本風格》(Japan?Style)。?1981年為阿姆斯特丹舉辦「日本日」贈禮,設計日之丸梅子便當做為封面的《日本用色》(Japan?Coloring,后追加出版更名為Japan?Color)。田中一光多次擔當日本官方活動設計,從東京奧運到大阪萬國博覽會政府館,或許可以說一般人印象中的日本形象,絕大部分是田中一光塑造的。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1970年代,田中一光用日本本土意識,對抗現代主義中不存在人的純粹前衛,細江英公與土方巽合作的《鐮鼬》(Kamaitachi),筱山紀信鏡頭下坂東玉三郎的歌舞伎,以及土門拳攝影的文樂,為設計注入人文氣息,透過田中一光編排,傳統民俗也能煥發現代精神。表演藝術在田中一光的創作生涯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1954年起田中一光負責《產經觀世能》海報近半世紀,劇團民藝、劇團三十人會、西武劇場、銀座季節(Saison)劇場、新國立劇場等上演節目的文宣品,乃至于舞臺設計。田中一光大量的表演藝術主題的作品,以大膽構圖淬煉出舞臺藝術的精華,賦予海報設計新面貌,同時也反映出同時代藝術家的先銳精神。他與表演藝術深厚的淵源,其實來自于自身的喜好,15歲的少年田中一光就曾自己搭車,從奈良到大阪,為的是看嵐雛助的歌舞伎《娘道成寺》。

田中一光的設計事業,與日本經濟高度成長到成熟消費型社會同一時期,會場展示的設計顯示他與各種業別均有合作關系,田中一光有時甚至提出企業方向的建議,他曾說:「我對設計的基本想法是確保企業與設計師、社會與設計師的雙方管道。不僅為公司客戶設計,同時也站在消費者與觀眾的立場?!固镏幸还?973年起擔任西武集團藝術總監,從企業形象到設計層面,打理過店鋪空間、環境設計、企業識別計畫、平面設計等,其中他與堤清二發案的無印良品,影響力遍及世界。無印良品是1970年代末田中一光針對未來日用品進行檢討的結論,當時西友超商計畫推出獨立品牌,田中一光主張跳脫觀點,放棄成為國際品牌的意圖,提倡無品牌(No?Brand)概念;與多彩包裝廣告的日本市場主流區隔,提出單色調的建議;顛覆膨脹品牌標志的流行,訴諸物品本來的實質。無印良品提出「素材的選擇」、「工程的檢視」、「包裝簡略化」等三項基礎開發產品,實際檢驗生產現場流程的每個環節。例如面的制造過程中,懸掛的U字型部分面條通常被淘汰,于是特制U型袋子,銷售市場上未曾販賣的微笑面條,用設計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如今無印良品在全世界擴充到555個據點,就是以1980年代初期的構想為基礎。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無印良品白書》中,田中一光寫著:「堅固而容易使用,便宜到誰都買得起,民主主義商品的表情應該是在爛熟的消費社會中,可以明顯感覺的精神高度。這就是吸引每個人的要因?!挂载瀼貙徝酪庾R于食、衣、住商品群為構想,訴諸消費者共鳴所提倡的生活風格,田中一光認為透過商業行為,物品的交易可做為正當的價值判斷。市民日常生活所需的基本用品,必須低價提供,因而提出「合理的便宜」的口號,去除裝飾與過剩的設計,強調物品的實際價值,從中構筑「減法美學」,他說:「設計的作用在于尋找功能與社會間的聯結,在功能充足的前提下,裝飾部分是可以節制的,如何把握節制程度,是考驗一個設計師是否成熟的標尺?!?/p>

田中一光喜歡把完稿或打樣貼在窗戶玻璃上看稿,用自然光取代燈箱,工作時間也隨日落而息,他大部分的作品都是從玻璃窗誕生的。透過玻璃的光,田中一光透視了歷久彌堅的視覺表現與生活美學。?1993年田中一光在《我的21世紀》中寫道:「我認為,思考受傷地球的再生,重新認識非西歐文明,脫離整齊劃一的歐陸風格,控制對舒適的過度追求,減少華而不實的國際交流,彌合由認知不同而產生的思想沖突,找回對非光滑閃亮之物品的審美等,這些都是21世紀設計的最大課題?!?002年田中一光以72歲之齡辭世,雖未能進一步參與21世紀的設計,卻已指出方向做出貢獻。

1985年田中一光與安藤忠雄等建筑師搭檔,以人間、時間、空間的概念創設TOTO公司旗下的「間藝廊」(Gallery?MA),并長期擔任營運委員。安藤忠雄為文為田中一光的設計下了最佳注腳:「田中一光先生不斷思索如何讓日本的傳統文化存活于現代社會,透過自己的作品,追求日本精神性美的傳統,一路摸索新文化與未來設計的可能性,超越平面設計的分野,不斷質疑豐富的生活的真意到底是什么,其作品就是解答?!?/p>

2016年,日本著名時裝設計師?三宅一生?在其有生以來最大型最重要的展覽中,設立了一個專門的展區向已故設計大師?田中?一光?致敬,可見其對?三宅一生?影響之深。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點擊可在新窗口打開圖片

蘇州肯美廣告有限公司——廣告設計——廣告媒體——廣告制作——品牌形象——視覺設計